圆梦伦敦政经背后:从崩溃弃考到重拾自信

圆梦伦敦政经背后:从崩溃弃考到重拾自信

这并不是一个梦。

 

在接到老师的通知前,Cici确实做了一个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录取的美梦,没想到梦没持续多久,她就被微信提醒声吵醒。迎接她的,是梦境的延续,现实的惊喜。

 

如果说,梦的本质是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在活跃而引起的脑中表象活动,那么一定是许许多多的惦念与牵挂,反反复复的期待与憧憬,日日夜夜的追逐与努力,才让梦境和现实有了重叠的可能性。

 

在2020年的录取季,Cici Qiu拿到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爱丁堡大学、曼彻斯特大学、华威大学等多所大学的预录取。其中,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是“英国G5超级精英大学”,其录取难度堪比牛剑,是英国本科最难申请的学校之一。(详细介绍见文末附注)

尽管她不止一次梦见自己被伦敦政经录取,但看到录取书的时刻,她仍有点难以置信。因为对四年前的她来讲,LSE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学校。

 

“不知道是伦敦政经在召唤我,还是我真的真的太想它了。”

初中时,Cici在一所重点初中的竞赛班。在那个班里,从初一开始,“中考倒计时”已经是一个被经常提起的话题。

 

这种氛围让偏科的Cici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当时语文会好一点,其它科目就一个比一个拖后腿。我有一次语文拿到了年级第一,可是数学就在几百名开外,那个排名一出来,感觉跟别人比就低人一等。”

 

“最让人绝望的是,哪怕你后面再努力也追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离你越来越远。”成绩差距与同辈压力让Cici喘不过气,努力却看不到进步让她十分沮丧,对她的心理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Cici讲了一件小事。

 

“初三的一个晚上,我在家里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断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天已经亮了,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

 

当时我看着作业,整个人突然崩溃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心里想的是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上学有什么用呢?感觉自己已经完蛋了。”

 

Cici说:“那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仿佛一直以来积累的压力和负面情绪一下子都爆发出来了,再也收不住了。”

 

从那以后,Cici变得更加不自信和丧气了,“我好像看到我不太美好的结局:普高,二三本,一个普通且不是我想要的工作……”

 

Cici的状态吓到了她的妈妈,在她妈妈的教育理念中,孩子在学习上取得什么成就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成为一个心智健全、自信阳光的“人”,而很显然,现在的教育让Cici越来越偏离这个目标。

 

Cici的语文老师点醒了她们:“像Cici这样的孩子更加适合国外的教育,更能发挥她的所长。”

 

在与妈妈商量后,Cici选择了休学放弃中考,将视线转移到国际教育。

以什么路径进入国际教育,也是这个家庭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

 

担心孩子太小在国外没有人照料,Cici的妈妈最终决定让孩子在国内读国际高中,本科出国留学。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了光谷剑桥国际高中,与韩校长面对面地聊了聊Cici的状况。

 

校风成为了Cici妈妈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光谷剑桥强调的是“思想的自由和行为的规范”,这一点深深打动了Cici的妈妈。

 

Cici说,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国际学校能有这么多的规则来限制学生的行为,“入学的时候学校给我们发了一本厚厚的《学生守则》,每一个行为——不管是你想得到的还是想不到的,都有相应的处罚措施,把你安排得明明白白。这和我之前了解的其他国际学校都是不同的。”

 

根据Cici的妈妈回忆,当时把Cici送到这里,她并不知道什么G5大学,没有想过她在这里能拿到什么样的offer,取得多好的成绩。

 

她在面谈的最后问韩校长,“我的孩子能在这里重新找回快乐和信心么?”

 

“能的,一定能的。”

 

对Cici来说,光谷剑桥国际高中是一个崭新的起点。

 

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新的老师、新的同学、新的学科、新的知识点、新的学习方法……一切都是崭新的,新到让她可以自如地与过去狼狈的自己say goodbye,走好未来的每一步。

 

数学,曾经是Cici的心头大患。但是在IG/A-level的教学体系中,所有的知识都是循序渐进的,这让Cici有时间把基础夯实,“G1的数学真的很简单,但是我一点也不敢大意。因为我已经吃过数学的亏,前面的“号”废了,重新来过也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它又成为大BOSS了呢?”

 

所以在高中的学习中,Cici每一步都踏得很牢,遇到任何难题,她都不去逃避,一定要彻底弄清楚。从低难度一点点晋升到高难度的课程体系,给足了她下功夫慢慢赶超的时间。

 

在同学和老师眼中,Cici不是最聪明的学生,但一定是最拼最努力的学生。

 

G1年级的商务课,Derek老师拿着教材开玩笑说,“如果你们谁能够像我一样把书翻成这样烂,那考A*就是轻轻松松的事。”Cici悄悄举起了自己的课本,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笔记,书页也有了脱落的趋势。仿佛风一吹,它就要散架了一样。

 

“毫不夸张的说,那时候那本书已经印在我的脑子里了。”Cici说,当时她对知识的掌握情况是:不用翻书,脑子里就有前几章书的“电子版”,知识点在哪一章哪一节书的多少页,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根据Cici的妈妈回忆,在全球统考前,Cici有6-7门课需要考试,有些课程有多个paper,相当于她一共要考十几场考试。那时候她基本没有一天是2点以前睡着过的,晚上说梦话的时候,都在背知识点。

 

Derek老师的话也许是真的。G1第一次校内大考,Cici所有的科目都拿到了A*。

 

这个结果对当时的Cici来说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欣喜若狂”的。那种努力有回响的滋味令人上瘾,不管是老师的称赞还是内心对自己的认可,都让她更加有动力去学习,想要更好更稳更努力。

她热衷于给同学们开“小课堂”讲题,当别人因她受到好的影响时,对她的答谢更使她成就感爆棚。

 

那个自怨自艾,说“老师,我笨”的Cici被藏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自信和活力的Cici。

 

在高中,很多人问Cici,“你为什么那么拼啊?”

 

“其实答案很简单,我已经在初中用掉了我最后的“一条命”换来重生的机会,再失败……我真的无路可退了。我很害怕那样的结果,就算暂时得到阶段性的顺利,我也时刻紧绷着,时刻提醒自己:如果你一不小心放松了,就会被打回最开始的原点,做出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这个声音一直提醒我,直到现在,也依然如此。

 

至今,虽然Cici妈妈几次想把它当垃圾扔掉,那本被翻烂的商务书依然摆在她书架上最显眼的位置。

 

— End —